泰国第三性生存状态

发布时间:2016/11/8 9:26:39    阅读热度:   关键字:

不同于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泰国社会对变性群体持相对包容和开放的态度。据统计,泰国是全球变性人比例最高的国家,也是施行变性手术最多的地方,泰国政府2009年曾立法规定,20岁以上男性可自主决定是否变性。

在泰国,变性人可以自由出入公共场所,不必担心受到言语或行为上的侮辱和骚扰。图为泰国曼谷,Cascade Bar后台,为表演做准备的变性舞女。Cascade Bar坐落在曼谷三大红灯区之一的“娜娜娱乐城”内。这里有大约40家“go—go bar”,其中有四家是变性“go—go bar”。每个变性“go—go bar”雇佣着30——50名变性人,最多的一家有近百名变性舞女。

尽管泰国民众对变性人群体普遍持默认的包容态度,但这种接纳并未延伸到职业领域。很多拥有大学文凭的变性人找不到工作。大众普遍认为变性人隶属于“娱乐行业”。泰国民众会对从事性工作的女性皱起眉头,对变性人却不会。

许多变性人抱持着这一“职业观念”长大,甫一成人,便投入“命定角色”的演出,有些变性人甚至是迫不及待地一头扎进去。变性人群体终其一生都在寻求认同感和社会尊重,从业门槛极低的性行业,无疑成为变性人群体收获认同感的最便捷的选择。在这里,客人们热辣的目光和大把撒下的嫖资无一不证明着她们曼妙身材产生的致命吸引力——他们对认同感的强烈渴望加深了他们对性行业的归属感。图为澳大利亚游客Scott与变性人舞女Coco在一起。

Scott非常清楚Coco是一名未完全接受变性手术的变性人(从生理角度来说,Coco还是男人),但他并不认为自己是同性恋者,他说“我只是被这个神奇的介于男女之间的群体迷住了”。多年以来,泰国一直是亚洲主要的性旅游目的地。为数众多的旅客中不乏前来寻找艳遇的同性恋者。变性舞女一般不会与男同性恋者上床,因为这意味着顾客把他们(变性舞女)当成男性。Coco说,如果她答应男性顾客提出的“在性交时扮演‘男性’角色的要求”,那她一定是在想着钱。

5岁的Bee是变性人中的自由职业者,她没有去“go-go bar”工作,而是每晚流连于各个酒吧,寻觅合适的“主顾”。大众一般将变性舞女们视为淫乱、悲惨的群体,但变性舞女们并不这样认为。在她们看来,能够获得顾客的青睐,意味着她们的美貌与女人味得到其他群体的认同。她们明白,自己不太可能找到疼惜自己的丈夫,她们所从事的职业也得不到家人的认同——唯一能做的,就是利用年轻的身体,换取尽可能多的金钱,弥补家人,积攒养老钱。

Bee是个毒品成瘾者。为了保持苗条的身材,她开始吸食一种名为“冰”的毒品,“吸冰后,我没有了饥饿感,每天只需要吃很少的食物,所以没有变胖的可能——这让我看起来一直像女人一样美丽”。据说变性人的寿命都很短——她们经历过手术的身体无法适应舞女们每天服用的大量雌性激素和安眠药

曼谷一家小诊所内,接受变性手术后,Bee从麻醉中醒来。主刀医生做这项手术已超过20年的时间,虽然他从未获得合法的行医执照,但“go-go bar”的变性舞者都对他的刀法赞誉有加。泰国变性人往往通过手术寻求性别认同和生活条件的改善,但因为经济能力有限,她们往往去一些小诊所里做手术,导致身体留下无法修复的创伤。

手术后,Bee割除下来的生殖器被放在诊所手术台的托盘内。手术只进行了不到一个半小时。这家诊所,是曼谷唯一一家不需要全麻就可进行变性手术的诊所。这样做节省了人工和麻醉药品,因此手术价格也要便宜许多。虽然如此,这台手术仍然要花去Bee好几个月的工资。

手术实施3月后,Bee的同伴聚集在一起,检视手术成果。

“娜娜娱乐城”是曼谷最大的红灯区之一,这里坐落着40家“go-go bar”,其中四家为变性人“go-go bar”。

这些酒吧都建立了一整套严密的盈利机制,“胡萝卜加大棒”是被广泛运用的激励方式:一周内接客最多的女孩将领到双倍薪水;一月接客未满8名的女孩将被处以罚款;每名舞女每天都要打卡,迟到、穿错比基尼、跳舞不够卖力都可以成为被罚款的理由。图为一家酒吧悬挂的白板上写着舞女们的接客情况。

图为变性舞女们从领班手中接过工卡。

图为一位变性舞女的化妆包与手机。

放工后,变性舞女们聚集在街边的旅馆门口。

虽然已经下班,但每当男游客经过,舞女们还是会一窝蜂追过去,对着他吹口哨,或者露骨地撩起自己的上衣,希望自己能够被游客选中

20岁的Ann帮21岁的Nat系胸罩,两人同为一家“go-go bar”的舞女,一起在曼谷租了一个小公寓。

公寓面积狭小,生活设施十分简陋。

但“姑娘\"们还是努力将梳妆台收拾得整齐清爽。

Ann希望自己攒够变性手术所需的费用后,能够离开这个行业。但这是不现实的。对很多变性舞女来说,离开性行业意味着失去经济来源——大部分舞女找不到可以依靠的伴侣

Ann的手机是7年前买的,为了攒钱,她几乎砍掉了所有不必要的生活花销。

曼谷,一名变性舞女在“go-go bar”门口设立的神龛前祈祷。


知天下两性综合整理 www.ztxlxw.com
相关标签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关键字: